我们的世界

最近看了一部叫做《我们的世界》的韩国剧情片,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:

主人公李善被人孤立,没人愿意和她组队玩集体游戏,她总是最后一个被无奈选中,也不出意料的第一个被淘汰,然后孤苦伶仃的站在一旁,不知道是不是要离开。她在学期末结识了转校生韩智雅,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结交的第一个朋友,但的确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假期。智雅父母离异,却在李善家中看到了温诺的家,于是心生情愫,逐渐远离李善,结交了新的朋友。从好朋友到最熟悉的陌生人,李善就这样在新学期开始,再次被孤立。而韩智雅为了不被大家孤立,不但选择装作不认识李善,反而和班上同学一起排挤她,这让李善儿感到很苦恼。父母的不知情以及后面的一系列的事,让她们两个的关系越来越糟糕。韩智雅成为班上的学霸,而李善也成为了以宝拉为首的小团体利用攻击智雅的工具。最终两人走上了互相伤害的道路,智雅说善儿的父亲是酒鬼,而李善儿反击,把自己知道的智雅撒谎的真相公之于众。最后的最后,一直被孤立的李善还是继续被孤立,而韩智雅也成为那个被孤立的人。故事的最后,班上又开始玩丢球游戏,这次大家不想和两个人玩游戏,李善率先被淘汰,站在一边,韩智雅被诬蔑,李善主动站出来为她说话,避免了僵持不下的尴尬和无助。最后两人站在场边,不时偷望对方。我不禁有这般假设,假如没有选择离开,如今又会怎样?可惜小孩子的思想太过复杂,捉摸不透。电影戛然而止,关于她们两个最终和好的画面留给观众去想。

好了,故事讲完了。李善儿和韩智雅最终还是被孤立,成为了校园冷暴力的受害者。回到现实,我也像她们俩一样,成了受害者,并且顺利的长大了。

故事是这样的

过了这么多年,对小学和初中那段时光的记忆很微弱了。直到前些日子,小学群里面,有人发了一张毕业照照片,照片中的我站在人群的中央,探出一个脑袋,不注意真还发现不了这个瘦小的孩子。而到了快过年的时间,这个群就特别活跃,我却发现,我根本插不上一句话,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发了一条消息,却被无视了,我开始回想,那段小学的日子里,我也经常这样被忽视,也许到现在,他们根本不记得了我了。

我开始回想上小学的那段时光。低年级的时候,我是班上再平常不过的,个子矮小,学习成绩一般,零花钱少,还特别闷。在我的印象中,那个时候我经常中午要去外婆家吃饭,来回的路上会有很多的孩子,但是没人愿意和我一起走,如果我走过去主动和他们说话他们就跑,或者打我。直到后来,我来回的路上终于有了一个伴,那是外婆村子里读小学的一个半傻子(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),我们一起在小河沟捉鱼,玩弹珠,可也因为这样,其他孩子更不愿与我玩。那时候的我,却没有如电影里两个女孩子那样琢磨不透的小心思,只好选择沉默。

好吧,最终我还是有了第二个(第一个是外婆村子里的傻子)好朋友,在我三年级的时候,我和安静的同桌成为了好朋友,我们很多时候会在放学时候一起回家(貌似还不顺路),开始的时候,我们都不怎么说话,可我发现一个人的字可以写得那么工整,一个人的画可以画得那么漂亮,我开始主动找她说话,后来我们两个人之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,每到下课,我们才不会去和其他同学一样,逛零食店,打乒乓球,玩跳绳。可这段时间没过多久,我的第二个朋友一年后转校离开了。我又开始了被孤立的时光,知道逐渐的适应这样的生活。

这种情况直到小学六年级才得到转机,我的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,我的一个亲戚成了我的班主任,他也很关照我。我虽然依然很闷,但是还是想逃离被孤立。为了融入坏孩子团体,我也开始变‘坏’,我开始在学校小卖店赊账,大部分都是请同学吃了零食;我开始和他们放学不回家跑到网吧去玩,这也是我最开始接触到网络的时候。可即便是这样,我仍然无法摆脱不了被孤立,我能够打很好的乒乓球但是没人愿意加我一个,我也能玩弹珠,但是又有人和我玩?

后来,大家都升入了初中,整个初中我都是在极力的融入这个环境,总在坏孩子和好学生的角色切换,这样的生活我过了三年。初中毕业后,我只身一人去了一个陌生的学校读书,也就和当初的坏孩子军团失去了联系,也许他们也不记得了,那个曾经总是在帮他们跑腿和揽责(背锅?)的我,这个坏孩子。

我的那段故事讲到这个就要画上一个句号了,因为我在高中结识了最要好的几个朋友,我再也是那个被孤立的对象。虽然在不熟识我的人眼里,我仍然很闷,就像刺猬一样,让人不得接近,可现实中的我,不是这样😂

那么,我到底想说什么

我相信在小时候的学生时代,被迫承受孤独的还有很多人。他们是多么渴望有个人成为他们的朋友,玩伴。可奈何无论怎么努力,却还是一再的被孤立。大概是因为差异,微小的差异让我们成为了受伤害的对象。也许是因为我矮小,抑或是我长得丑,家庭条件不好,甚至因为我成绩好…这些都成为了我们被排挤的理由。我们在任何时间段都会受到这样的伤害,成人学会了忍耐,而对于小孩子,他们很多就像李善和韩智雅一样,最终互相伤害。当我们还小时,因该是我们率真的时候,我们的小心思却伤害了我们。当然,这一切的一切,学校和家长并不知情,这样的伤害也许就会持续下去,伴我们成长。

小尾巴

我是先看完简介的时候再看电影的,整个过程我心情很失落,我看到了我的小时候,我并没有被无尽的孤立的所吞噬,我也没有反抗去伤害他人,反而我适应了这样的生活,逐渐的我习惯了过一个人的生活。直到现在,当独处的时候,我会回想,如果如曾经厌倦了无尽的孤立选择伤害反抗,抑或是我本身就是孤立别人的’坏孩子’,如今我又怎样。奈何时间没有倒带,人生不会从头再来。

分享到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