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这一年

好一个寒冷的假期!

最后一日

早上七点,闹钟开始吵个不停,我习惯性按下锁屏键,并快速蜷缩到被窝中,十分钟后,我再次重复这两个动作,直到不得不起。可是,虽然是周一,可毕竟是假期呢。这次我直接打开了闹钟,取消了激活状态,这下,可以好好睡一觉了。

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快十一点了,湖人的比赛已经开打,也没了吃早饭的必要。我摸出手机,打开“掘金”,果然,技术社区唯一的小说也停更了;今天是周一啊,我似乎忘记了点什么啊。没错!“龙五”更了,看饿了看进度条99.1%,果然,老贼可不会因为今天是18年最后一天,就爆更的。剧情延续上一章,雪救下了阿巴斯,拯救了整个船上的人,而现在船员都知道雪是一个怪物了,要处决她。现在该由阿巴斯救雪了,阿巴斯夹带着言灵“因陀罗”登场,本章完。按照老贼的尿性,在阿巴斯救下雪这个过程中再水个三五章不无可能。哎,什么时候到个头呢!

好不容易起了床,洗漱完毕,打开电脑,开始了一天的“工作”。打开NBA 2K Online2,先晚上两把,发现我已经11连胜了;打开某鱼直播平台,看狗贼叔叔打两把“沙包战”;同性交友社区GitHub当然也不可少,看看前端娱乐圈,今天是否又有猛料。一切完毕,吃饭的点到了,刚刚好。

要是在上班,直接电梯直下十层,食堂的饭虽然不好吃又凉,但架不住便宜并且还少了奔波,所以单从填饱肚子的角度上来说,还行。而周末或是假期就不一样了,自己做饭是不可能的,那么除了点外卖就只好出去吃了,还是在这寒风刺骨的冬天。

穿好厚重的羽绒服,匆匆下了楼,今天我并不想图近就在附近随便吃点,而是要走过好几个路口去公司旁边的小店吃。虽然说实话,作为一个重庆人,从小色香味俱全的菜吃多了,反而觉得这边的什么都不好吃,并且还贵。可是呢,生活还得继续,所以在吃这方面,我能选的只有分量大/价格便宜,如果能够稍微好吃点,那可就是极好的了。

去公司的有两条街最近一直在施工,这不,路过红绿灯的时候,送外卖的小哥把车开进刚铺好的水泥路上,直接连人带车陷进去了。这么冷的天,弄得双腿都是未干的水泥,车也暂时开不了了,不知又会耽搁几个外卖,损失多少收入呢。前天晚上给母亲打电话,都很晚了父亲还在工地上没下班,并且他们基本上是没有休息日的,连节假日也不例外。在我心中,劳动人民都是伟大的,值得所有人的尊重。

刚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开着窗户,吹着寒风;可是不一会儿,就冻得受不了,只好打开空调,顿时暖风阵阵,僵住的双手得以解冻,恢复了往日的活力,然后电费飙升,令人心疼。

预计我会在写完文章过后玩两把吃鸡,到了饭点,我会叫上一顿丰盛的外卖,整个晚上,会找一些还没看过且是科幻/战争题材的电影看看,往后还有让人拍案叫绝的2K剁手环节。我的2018最后一天,会这样度过。

毕业设计

我已经不记得2018年的第一天,我具体干了什么。按时间来算,应该在准备期末答辩,然后开始享受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寒假?

我记得春节刚过,我就来到了学校,那个时候软件园水池里还结着厚厚的冰,健身房的门还没开。我选的毕业设计是一款Web应用的开发,并且要求的是使用Vue开发,那个时候我对Vue的了解仅限于听过它的名字,仔细看完一遍官方文档,我就和导师的研究生们开始开发这个应用了。其实对于这个合作的项目,我多有吐槽,这本是一个为收集用户行为数据并进行进一步分析的应用,从应用本身的规划来说没什么问题,但问题就出在开发者本身上面,效率真的很低。每次9点到实验室结果研究生哥哥姐姐们还没到;约好时间进行接口对接,结果竟然在玩手游;一周下来,一个页面都没做好。鉴于此,我决定给我的导师摊牌,我可以协助完成整个应用的开发,但是对于我的毕业设计,我想自己开发。后来,我花了差不多一周时间完成了管理员端的开发,协助完成了接口开发,解决他们遇到的几乎所有问题,然后,脱离了这个合作项目。

其实,不应该只有吐槽。负责接口开发的学长才研一,跨专业考的软工,并且我们的后端使用的是Spring Boot,对于一个Java都怎么熟悉的人,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完成任务,并且每次我们交流的时候他都在工作,就冲这股认真劲,给他点赞。另外一个就是负责开发应用的学姐了,在整个应用中,我和她接触最多。她对前端也不怎么了解,一个月下来也能做得有模有样,并且干起活来特别认真,一个特别热心肠的人。认真努力的人,值得我们尊重,并抱有敬意!

我的毕业设计脱胎于这个合作项目,是一款基于位置感知的任务众包平台。至于位置感知,就是对于绝大多数本地线下任务而言,推送给用于是基于位置的。此外,还构建了基于统一交易凭证的支付平台,内容审核,用户论坛等。从前端到接口,完全由我一个人开发。当然,直到最后毕业答辩,拿到优秀后,我仍然觉得这个应用还只是一个demo,只完成了所有设想的功能,页面也仅符合直男审美。

这是我的一次尝试,我设想着把想法付诸行动,并且在二十多个下午,我完全进入了编程状态,带上耳机,排除一切干扰,尽量把工作做好。而这样的体验,也只有15年在西电的一年时光。除此之外,对于在项目中用到的技术/框架,我加深了理解,我开始了解到单页应用服务端渲染,对web前端,以前可能只是开了一户小窗,而现在简直是开了一扇门。

毕业季

在毕业前几天,我来到上海,租好房,开始迎接新的生活,在此之前,似乎还重要的事情等待去做。

其实放在以前这件事是我想都不敢想的,这当然不是向喜欢的女孩子表白,更谈不上惊天动地。说到底,是我一个人的执念罢了。在22岁这个年纪,在开始一段全新生活之前,想要解开的心结。

而来到上海入职的前几天,我买了到福州的火车票,然后在那里呆了一天,见到了熟悉的陌生人和她所见的世界。回上海的那一天晚上,刚下过大雨,我从地铁站回公寓,听见小区里的蛙鸣,在这个寂静的夜里,我把什么都抛到了脑后,一切都在那一刻结束了。

不枉我耿耿于怀那么多年。

工作

我准备好了工作,可是真到了那一天,我发现这不是我想要的。

其实工作说得很多了,在很多周记里,我都提到这周完成什么样的工作。半年下来我的态度也在慢慢发生改变,我不得不去做自己不那么感兴趣的事,我对重复性劳动也没那么排斥。我能够利用工作中空余的时间片段,学到更多的知识。

其实自己对工作还是多有不满的,这种不满最初来自于对工作预期的落差,后又因为莫名其妙的转岗雪上加霜,现在因为重复性的劳动。除此之外,我接触到的同事,都非常nice;还有我们的小伙伴们,真的幸运能够和你们认识。

说说最近吧,部门新来了一名实习生,说是做后端的,但是由于我们项目缺人,所以就过来搞前端。大概工位离我很近的原因,我成了他指定导师。说是导师,其实也就是他遇到工作中的问题,我负责给他解答而已。小明才来了几天,一天趁晚饭时间,和他聊了不少。从在校,学习到面试基本都问了下。这位小明同学给我的印象就是,他仅仅是一张白纸而已,说是做后端,但一问到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;前端?抱歉也许以前做课程设计的时候可能写过JSP。所以说,我打心底里根本没想让他在短时间加入到这个项目中。这种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学习,从JavaScript语法开始;可刚学一天,他就给我说,学习没有目的性;刚过一周,他不但把JavasScript看得差不多了,React也加入了技能树。可是当我问的时候,我说React的生命周期有没有理解,propsstate是怎么回事,命令式声明式区分开了吗,他却说不出个一二。然后我又花很多时间给他讲。我想到我自己,从大二开始接触前端,很久也对JS不怎么理解,React差不多接触了一年多,写了好多Demo才能达到熟练使用用的程度,是我太笨了,还是他们他浮躁呢?所以,小明在下个迭代会加入我们,并且我给他安排了差不多我1/3的任务量,希望他能够快速成长吧。

关于我正在做的这个项目,经历了刀耕火种的时代,在开发过程中大家逐步填坑,并且为了解决开发过程中的痛点,开发了许多轮子;直到现在,我们打开发效率很高了。除了免不了成为配置工程师或者说流水线工人,我想说,我喜欢这个团队。希望项目早日完成/找到接盘侠,脱离苦海。

生活

生活也在周记中提到很多了,每天除了工作,下班了我基本上不会选择继续学习,可能会看看直播玩玩游戏。周末,多睡睡觉,打打篮球,看看电影放松放松。可不是不知为何,一到周一上班特别累。

本来想着来工作了继续健身,所以办了健身卡,每周4次的量,可是奈何健身房跑路这种奇葩的事情都能让我碰见,所以健身就搁置了。每周会花一些时间利用弹力绳保持下身材,所以到现在还没变成肥宅,可是看见日渐隆起的小腹,心中的担忧又来了~

未来

当初我憧憬魔都才选择来到这里工作,可是半年过去了,我丝毫没有归属感。除了同事和舍友,我基本不认识其它什么人;土著们操着一口你怎么也听不懂的方言;这里的物价水平也高到离谱,房租花费3000+,随便吃点什么也都得花费两倍于家乡甚至更高。最奇葩的是,隔壁的老太遇到过我两次,每次都问很久,结果他担心的是外来租客可能导致不安全的问题。虽然老太并没有恶意,但是我却心底拔凉拔凉的,我们是怀着梦想来到魔都,给魔都带来活力,我们买不起房,上下班骑摩拜,我们蜗居在10平米的小屋里却交着巨额房租,而现在他们不欢迎我们,担心我们打破他们的生活宁静,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,就算是这样,生活还得继续不是吗?

所以我每次都认真回答老太的问题,并且打消老太这方面的顾虑。我喜欢魔都的生活节奏,但我看到每个月到手的工资和交完房租和生活必须花费后存下的钱,我想,我的未来不会在这里。至于下一站在哪里,何时到站,还没有计划,但可以预见的是,不会太久。

无论是到哪里,都要不虚此行,所以珍惜每个平常的一天,让自己能更进一步,变得更加优秀。

尾巴

还有不到7个小时就2019年了,在2018年我结束了学生时代,并且在22岁的年龄开始独挡一面。我以前说过,我从小到大几乎所有的决定都是我自己做的,而家人们总是尊重我的决定并且无条件的支持我。我想,什么时候他们能给我一个决定呢?好吧,就让它在2019年吧,说到做到!

愿好,明年见!

分享到 评论